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容华录 > 第四百八十章 荣华无双(大结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s999.net
    到底是自己的孩子,就算是皱巴巴的也不能嫌弃。

    等奶娘把两个孩子抱过来了,徐其容满脸柔情,笑着仰头问华裕德:“咱们儿子生得好看吗?”

    华裕德一本正经的打量了一番,然后哄徐其容道:“好看,只比他们爹爹差一点点。”

    徐其容失笑。

    孩子出生后,华裕德是半步也不舍得离开徐其容和孩子身边,外面的事情便一股脑的压在了宫九身上。宫九有些不忿,可华裕德说忙完这一阵,就放宫九离开,归隐山林也好,出世入相也好,两不相干。这样一来,宫九就是每日再忙,也没有怨言了。

    徐其容这才觉得诧异,找了个时间问华裕德:“宫九到底是什么身份?”

    华裕德也不瞒她:“你还记得凝绣?”

    徐其容琢磨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凝绣是谁来。然后便听到华裕德道:“宫九是凝绣的孩子。”

    徐其容吃了一惊:“那他身上岂不是有皇族血脉?”

    “他身上若是有皇族血脉,哪里有命活到现在?你也不算一算,他比你父亲要小多少。”

    徐其容略一琢磨,便明白过来,只怕凝绣当年并没有死,宫九是她与别人的孩子。又想起平泰公主的讳莫如深不肯提及,忍不住问道:“我祖母知道吗?”

    陈乾帝肯定是不知道宫九的存在的,若是知晓,也不会那般思念凝绣。倒是平泰公主,清清冷冷的,她不想说的话,别人就是水磨功夫,也是问不出来的。

    华裕德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你祖母不想提,你也别去问。等宫九走之前,你找个借口,把他带过去给你祖母磕个头吧!”

    等到二月花朝节后,徐亭瑞派来接徐其娥和徐其蝶的人果然到了,徐其容还没有出月子,不能出门相送,姐妹二人感念她的好,少不得亲自来西南王府跟徐其容告别。徐其蝶是真的舍不得徐其容,带了一堆自己做的小衣裳给两个侄儿。徐其娥却是有意无意把眼睛往华裕德身上放,徐其容是两辈子的过来人,哪里不明白她的心思,瞬间了然当初戚氏为什么不许她把徐其娥带回王府来。

    徐其容皱了皱眉,让华裕德先出去做正事,然后笑眯眯的问徐其娥:“我听说许攸追你追到涪州城来了,倒是个痴情的。”

    徐其娥回过神来,脸色一白,咬了咬嘴唇,道:“他家在涪州城,如何是追着我来涪州城的。”

    徐其容笑道:“这可说不定。娥妹妹不日就要启程去灵州,许公子若是一路跟去了灵州,妹妹还是考虑一下人家。虽然初见时这人轻狂了点,但是时间久了,也看得出来人品还不错。妹妹若是不好意思,让母亲去跟十二婶说好了。”

    徐其娥见徐其容没有丝毫开玩笑的意思,本来就惨白的脸吓得更是僵硬,求助的看向徐其蝶,谁知徐其蝶有一下没一下的逗着两个侄儿玩,打定了主意袖手旁观。

    徐其娥心里又是后悔,又是委屈。姐夫是堂堂西南王,自然不可能就只有这么一个正妃的,自古以来姐妹二人共事一夫的美谈又不是没有,姐姐何必这般非要断了她的念头!

    徐其容见她脑子转不过弯,也不多说。又跟徐其蝶说了会儿话,就推说自己累了,把人送出了门。直到二人离开涪州城,徐其容再没有见她们一面。

    二月十五的时候,西南王府办起了满月酒,戚氏带着阿吴和太平,亲自来送红鸡蛋。戚氏如今三十几岁的年纪,因为之前吃了不少战乱的苦,妆容虽然精致,脸上的皮肤却比同龄人要显得老一些。只是脸上堆了真心实意的笑,显然与徐亭远相处得很好。

    戚氏一边帮着徐其容招呼来参加满月酒的涪州城夫人小姐们,一边跟徐其容说笑话取乐:“你爹爹昨晚半夜梦中惊醒,红了一双眼睛跟我说,明明还是缠着他要陀螺玩的小孩子,怎么就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了!”

    徐其容心里一酸:“我也以为自己还是小孩子呢!”

    戚氏摇摇头:“那还是长大了好,你看你现在,丈夫敬你爱你,儿子一生就是两个,又没有为难你的婆母,比你小时候一根豆芽菜的样子,好太多了。”

    戚氏顿了顿,补充道:“至少现在,别说是整个西南王府了,就是整个西南郡,都没有人敢算计你。圣上不是还亲封了你荣华夫人么,这样的荣耀,天下哪里还有第二份?”

    宫九忙了一个多月,西南这一片的政务,总算是步上了正轨。也不知道华裕德使了什么手段,这西南地区的百姓,有一半人爱他敬他恨不得替他冲锋陷阵去死,有一半人却恨他恨到骨子里面去了,每每提起西南王,就忍不住要往地上吐口水。

    徐其容有些为华裕德感到不值,却也知道,只有这样,才能让远在西京城的陈晋凌放心大胆的把西南郡交到华裕德手里。无传召不得入京,虽说是西南王,实际上却与一方土皇帝无异。

    四月初的时候徐其璇和宫七三媒六聘成了亲,成亲之后,宫七接到新帝的圣旨,回京述职,徐其璇自然是跟着一起去了。徐家被查抄的家产,原数奉还,交到了徐其璇手里,徐其璇也不贪,转头就请了镖师押送到了涪州城……徐家人们不肯再去西京城,留在涪州城总要有赖以生计的资本。

    徐其璇和宫七一走,徐其容就找了个借口,让宫九光明正大的给平泰公主磕了头,平泰公主没有多问什么,安安稳稳的受了宫九的礼,徐其容看在眼里,还是猜不出平泰公主是否看出了宫九的身份。

    宫九给平泰公主磕了头之后,便没有回王府,天高海阔,去了哪里,徐其容也没仔细问。

    留在徐家用了午膳,正要坐马车回王府,就听到吓人禀报说姑爷来了。

    徐家宅子还是以前的那一处,只是大门到内宅,这一路上被戚氏种了两排合欢树。四月正是合欢花开得好的时节,花团锦簇中,徐其容看到那个俊朗无双的男人手里抱了一个襁褓,款款走来,君子如画,笑着对她道:“灼灼,该回家了,惟止想你了。”

    徐其容看了眼襁褓上面的花色样子,瞪了那人一眼:“这明明是惟倾,惟止的襁褓是鲤鱼戏莲子的花样子!”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