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娇萌鬼差 > 第二百五十八章:复仇
    外面点个灯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xs999.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苏离和叶蔓姗眼睁睁地看着路瑶被再次砸向了护壁,那全力催动之下的破境之力就这么完完全全作用在了屏障之上。

  那耗费了苏离绝大多数灵力积累的屏障,就这么被路瑶一嘴啃出了个破洞。整个玄妙的大阵上金光一阵颤抖,猛地一阵炸响,彻底化作一道道波纹,席卷了整座城市。

  路瑶颤颤巍巍化成了人形,张口吐出了一口金色的血液。

  这么长时间的身魂分离,让她在掌控自己的躯体上生疏了不少。与其保持不熟悉的本体战斗,还不如化身为人,虽然说神力运转上会有迟滞,可总比一直被动挨打要好得多。

  莫宁看着路瑶化成的人身,微微眯起了自己的双眼。原来,他在夜市上见到的那个推着轮椅的女人,就是那只死兔子!

  他胸腔之中的怒意不可抑制,一想到自己一次又一次被路瑶所耍弄,他就是怒发冲冠,恨不能将她囚禁起来千刀万剐。

  “原来是你!”

  “咋的?姑奶奶这脸蛋儿漂亮吧!我告诉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你那德行,配我我都嫌磕碜,你说你咋有那么大的脸,还敢喜欢神女?你爹妈没告诉你,做人要有自知之明吗?”

  莫宁额上青筋直跳,恨不能抓住她把她的嘴都给缝起来。

  “你闭嘴!”

  “我不闭嘴!”

  “你闭不闭嘴!”

  “我就不闭嘴!”

  莫宁神色一正,提着剑一个瞬移就到了路瑶的身侧,一剑斩下,却只砍到了一片残影。

  兔子,永远都是跑得极快的。更何况还是一只胆小的兔子!路瑶还在神女怀里抱着的时候,每天修炼的功法除了强化自己的牙齿,剩下的全都练在了两条后腿上。这天底下只要她想,就绝没有人或是有什么神通能够将她困住。

  “哎嘿,你抓不着!”

  “......”

  “......”

  眼瞅着一场生死之战被路瑶越带越歪,叶蔓姗和苏离集体石化了。嘴皮子上这么溜,你还能把人家说死还是怎么滴?

  小两口儿对视一眼,均是看到了对方眼中深深的无奈。能硬生生把生死之战打出喜剧效果的,普天之下,怕是也仅有路瑶这么一份儿了。

  路瑶的身形快速地闪躲着,再也不去同莫宁硬碰硬。她嘴巴不停,甚至扯起了莫宁二姨家表姑的三女儿。

  “我跟你说,当初我就是看她长了个龅牙,我才好心好意教她了腾挪之法,谁知道那丫头不学好,跑去偷看你爹洗澡,你说这事儿闹心不!”

  莫宁只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他仰天看着那漫天飞舞的身影,高声吼道:“你丫给我闭嘴!”

  他满门都快死绝了,怎么能够容忍自己已死的亲人再被人一次又一次揭短,当下气得头发都竖了起来,利剑之上雷霆缠绕,噼里啪啦作响,可是打不着人家,照样是屁用没有!

  “别急啊!这都还不是最尴尬的呢!最尴尬的是她去偷看你爹洗澡,却没成想看到了自己老妈和你爹在大澡盆子里颠鸾倒凤,你说这小丫头该有多伤心?那人家伤心了,气息不稳,可不就暴露了嘛!让你妈那小心眼儿一下就给发现了,抓奸抓双不说,还附带了个小的!”

  “你闭不闭嘴?”

  “这可不能怪我啊!我也没教那小姑娘,让她光着屁股去啊!这事儿你得找她妈,是她家教的问题!”

  路瑶一本正经的说着闲话,整个人化成残影到处乱窜。

  “还有你们家,哎呦喂,我都不忍心去说。贵圈儿真乱啊!还有你三姨,人前真是高贵无边,端庄贤淑,谁知道爬上你爹的床之后,叫得比你现在都欢实!啧啧啧!”

  莫宁听着路瑶煞有其事的讲述,不止眼睛红,就连脸都红得像充血了一样。

  “你放屁!”

  “我放屁?你不信你去问你爹啊!”

  “我,我爹已经死了!”

  “啊!对!这事儿我知道,我一嘴啃死的嘛!你是不知道啊!那一嘴下去,鲜血哗哗得往外喷啊!当真是糊了我一嘴,现在想想,都有些作呕!你说你们这些缺德玩意儿的血,是不是都格外粘稠啊!唏!一想起来,我就心里膈应!”

  路瑶露出一脸嫌弃的神情,而后对着莫宁深深鞠了一躬。

  “说起来这事儿我还要谢谢你,要不是你给你爹送得那坛神仙酿,我还真找不出能够遮挡我迷醉散气味的酒来。你也知道,这玩意儿太难遇了。你爹一高兴,端起坛子就一口闷了。闷了之后就晕了,晕了就被我啃了。你说这事儿闹得,最大的助力原来是你!”

  “啧啧啧!你个忘恩负义,弑父弑母的东西,还找别人报仇呢!你应该提前把你自己给砍了!”

  “你......你你!”

  “我咋了?前段时间逢年过节我还给你爹烧纸来着,盼着他下辈子多生几个你这样的娃,那他永远都没戏问鼎至尊,估计中年就入土!”

  噗!

  一口金色的血液喷出,路瑶双眸一亮,兔牙化成的匕首瞬间一个前突,在莫宁身前的屏障上凿出了两个洞来。那神力护体屏障瞬间支离破碎,消失了自己的踪迹。

  “他没屏障了,大家并肩子上啊!”

  路瑶一声大吼,整个人瞬息退出去了一百多米。莫宁根本来不及多想是否还有埋伏,凭着他多疑的习性,瞬间就跟路瑶紧紧贴在了一起,闪向了百米之外。

  可他等来的,却是路瑶猩红双眸之下化作两道金色虹芒的匕首。

  两道匕首交错,金芒吐露,瞬间就将莫宁的身体破开了一道十字形的伤口。他一声痛呼,血液飞溅间,提剑就砍向了路瑶,却发现面前的人影面露遗憾之色,一剑砍下仍旧只是一片残影。

  “小心,你后面!”

  路瑶的面容再次浮现而出,只是脸上的笑容分外诡异。

  莫宁嘴角儿擒着一丝冷笑,狠狠一剑直刺向面前,却被路瑶面露讶然抬起匕首挡住。还没等莫宁心中自得宣泄出来,他就觉得背心猛然一痛,一截剑尖钻出胸膛,呈现在了他错愕的眼神之中。

  “都说了让你小心后面!”

  玉剑上残存的能量瞬间释放,道道金色符文自创口处扩散开来,像蜘蛛网一样爬满了莫宁的身体。他挣扎着想要抬起自己的手,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都已经被完全束缚,就连抬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你,你好阴险!”

  “哈?我没听错吧!”

  路瑶瞪大了自己的双眸,一脸的无辜之色。

  谁都可以说她阴险,可是唯独这个永远缩在人后,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败类,没有资格这么说她。

  她嘴角儿微微一动,勾起了一个很好看的弧度,面上猛然发狠,双手一个用力将双匕往前一撑荡开了莫宁的剑,一个前突将双匕送进了莫宁的胸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