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扎纸匠 > 第二十章 终
    《扎纸匠》来源:https://www.xs999.net
    回到学校后,我用了一个月时间才从恐惧中脱离出来。后来我们刻意打听鬼楼事件的来龙去脉,走访了一些吉祥村的老人,打听到这栋楼的第一任主人,原来是解放前国民党的一个少将,叫黄大杰。当时国民党派以胡宗南为主力的三十四集团军第七十八师驻守陕西黄河一带,这栋楼是黄大杰在西安的时候盖的,后来他的大老婆和二老婆相继死在了楼里,将军也搬离了这里。国共内战,国民党失败后,黄将军去了台湾。这栋楼也换了几任主人,但都是没住几天就搬了出去。

    眼看就要断了线索的时候,我们遇到了村子西头的一位老人,向他问起那栋小楼的事情,他告诉我:你们几个娃来的真巧,听村委会的人说,黄将军的大老婆的孙女,几天前回到了吉祥村,因为她奶奶死在了楼里,所以她想去里面看看,顺便祭拜一下。我们给老人买了一包芙蓉王香烟,然后提出要见一见她,老人很开心带我们来到了村里一个比较高级的宾馆里,找到了这位女士。

    她姓刘,叫刘华,大概三十多岁吧,长的挺漂亮的,斯斯文文,带着一副金丝眼镜。我们向她说明了来意,并告诉了她我们在楼里面的恐怖经历,本来以为她会害怕,没想到没等我们说完,她的眼泪就下来了,弄得我们满头雾水。她提出叫我们再带她去楼里面看一下,我们急忙摆手拒绝,那晚的经历实在是太恐怖了,我再也不愿意回忆。

    后来她再三哀求,差点给我们跪下,我们很奇怪为什么她一心想要去楼里看看,她才实话实说:她想去楼里收拾一下她奶奶的尸骨。我们听了大吃一惊,怪不得那天我们在楼里遇到了女鬼,原来她奶奶的尸骨真的在楼里啊!然后,她跟我们讲了一段悲惨的故事!

    黄大杰,也就是她的亲爷爷,跟刘华的奶奶李月仙,都出生在陕西丹凤县的一个小山村里,两家大人的关系挺好的,从小黄大杰和李月仙就经常一起玩,吃饭上学放学都在一起,可以说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考大学的时候,李月仙以丹凤县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西安女子学校,一时成了村里面的骄傲,前途无量。而黄大杰书读的不行,只能在村里放牛打杂。李月仙在学校帮别人做一些兼职,赚的钱都会寄回去给黄大杰用,丝毫没有因为身份的关系而忘掉旧情。

    黄大杰却自惭形秽,认为自己没知识,配不上李月仙。于是就不辞而别,参军去了。李月仙为了找黄大杰,辍了学。她打听了好多人,用了三年时间,几乎走遍了整个陕西,都没找到黄大杰。

    而此时的黄大杰,正在山西打日本鬼子。因为他打仗勇敢,头脑聪明,在几次小战役里面都立了功。不到三年时间,被提拔成了连长。后来立了大功,年纪轻轻就成了旅长。功成名就后,他忍不住对李月仙的思念,回去找到了李月仙,两个人结婚生子,过上了美好的生活。

    本来故事到此,已经很圆满了,没想到,黄大杰的一个私人护士,叫周晓蓉,十八岁年纪,长得很漂亮,爱上了年轻英俊且已经是旅长的黄大杰。她照顾黄大杰日常起居,在黄大杰生病期间也寸步不离。黄大杰感慨周晓蓉对自己的一往情深,于是接受了她的爱意,并发生了关系。不就周晓蓉就怀孕了,李月仙一看,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没办法,只好让周晓蓉进了门。

    后来,他们就盖了那栋两层小楼,一起住进了里面。喜新厌旧是每个男人的通病,黄大杰越来越溺爱周晓蓉,一连几个月不在李月仙房间睡一晚,对李月仙也不理不睬,李月仙慢慢的陷入了极大的抑郁和痛苦之中。这种痛苦越来越大,终于酿成了悲剧。

    有一次,黄大杰出去打仗,李月仙趁着黄大杰不在家,在周晓蓉的饭菜里下了蒙汉药,然后绑住她,用水泼醒,再注射麻醉剂,将周晓蓉的四肢砍下,周晓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四肢离开了身体,被活活吓死了。李月仙心想:你既然要和黄大杰在一起,那我就成全你吧。

    于是,她挖开黄大杰和周晓蓉卧室的青砖土炕,将周晓蓉的尸体砌进了炕里,上边再用青砖抹灰封住,弄回原位。黄大杰回来后,四处都找不到周晓蓉,郁郁寡欢,茶饭不思。后来夜里总是做噩梦,梦里周晓蓉说她死的很可怜,并且叫将军不要每日每夜都压着她睡觉。将军心生疑惑,恰好发现土炕被人动过手脚,再结合屋子里腐烂的尸体味道,就命人挖开了青砖土炕,发现了被砌在炕里面的周晓蓉。

    黄大杰大怒,将李月仙捆起来吊打,李月仙吃不住痛苦,承认是她杀害了周晓蓉,并将她砌在了墙里。黄大杰怒火攻心,一枪嘣了李月仙,亲手将李月仙砌在了卧室的墙里面,也算是为周晓蓉报了仇。

    当晚,黄大杰就离开了西安,四处打仗去了。后来这房子就开始闹鬼,当地道观的老道就用石柱子将这个鬼楼围了起来,并用锁魂咒困住了她们。我们那天会在床上看到血迹和墙里的女人脸,应该就是这两个可怜女人的冤魂。

    故事讲到这里,我们都为这两个不幸的女人流下了同情的眼泪。

    后来,刘华找了一个在关中一带挺有名气的道士,叫高玄乎,替她进鬼楼去收拾尸骨。这高玄乎是有真本事的人,进去后,经过一番斗法,有惊无险,斗赢了李月仙和周晓蓉的怨魂。然后,在炕里面找到了周晓蓉的尸骨,又砸开了墙,找到了李月仙的尸骨,将两具尸骨装在两个不同的陶罐里面,用红绸子盖住,交给了刘华。又就地做了一场法事,替两人超度,希望能化解两人的怨气。

    刚开始的时候,法事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两个人都不愿去投胎。刘华见到这种情况,就拿出了到来的一盘磁带,磁带是黄大杰临死之前录的,大意是他对不起这两个苦命的女子,晚年在极度后悔和内疚中度过,希望两人能原谅他,早日去投胎,有缘的话,来生再见。

    播完磁带后,高玄乎又念了一段咒语,然后长处一口气,道:成了!祝愿你们下被子能投胎去个好人家吧!

    后来,我回到了学校,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于是就把这件真实的事情记录下来,权当是对这两个为爱情献身的女子的祭奠吧!希望她们一路走好!(完)!

    接下来讲一个爷爷的故事。

    这个事是我爷爷告诉我的,我爷爷年轻的时候是马贩子,在我们那片地儿十里八乡的很出名。那个时候的马贩子经常要走南闯北的去找马、卖马。在那个时候交通不方便,绝大多数时候都是靠步行的,所以一般出门办事的话都得赶早,有时候凌晨3、4点钟就要出发。

    那是一个大冬天的早上,爷爷因为要出门办事,所以早上5点左右就出门了。虽然是南方,但大冬天的早上也是寒风呼呼的刮,并且起了很大的浓雾。不过这点气候环境对那个年代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提的,所以爷爷也没在意,照常出门了。

    爷爷大概赶了一小时左右的路,走到了一处小山坡的地形,山路弯曲盘旋,直到没入对面的山林中。这时候,爷爷看见不远处有个人影,还打着火把,火把的光一晃一晃的,似乎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那个时候的人朴实呀,爷爷就想赶紧跟上去和那人一起,也好有个伴。

    爷爷一路小跑过去,但那人影似乎也速度加快了。爷爷追了一会儿就想估计那人也赶急路,追不上就算了,于是放慢了脚步。没想到前面那人影的速度也慢了下来,始终和爷爷保持着那个距离。于是爷爷扯开嗓子喊了一声:前面的朋友,走慢点,咱们一起走。按理说那个距离,前面那人肯定是能听到的,但那人影一点反应都没,还是保持那个距离在前面走。我爷爷那时也算胆大,但这个时候心里也有点发毛,到底前面是个什么东西啊?是人还是鬼呢?

    当然我爷爷不是茅山道士,也无法判断前面那人影到底是什么东西。爷爷心想管它是什么呢,至少现在来看对我没害。于是也自顾自的走,没再管它。后来爷爷走出山林中一个拐弯处时,就没看到那个人影了。

    事后爷爷回来跟周边老一辈的人一说这事,那些老辈子就说这事遇到带路鬼了,说那是好鬼,专门给人引路的。要是那天没那鬼带路,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爷爷听后,去买了点香蜡纸烛,在村口烧了,说是敬畏那些逝去而四处游荡的它们。(完)。

    PS:《扎纸匠》打算到此完结,其实这第三卷已经算是番外卷了。严格来说,第一卷就已经把扎纸匠完结了,因为第一卷才是真正的故事为基础,而从第二卷则主要是虚构。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真实的故事总会写光的一天,扎纸店的故事不可能讲个没完没了。现在很多灵异小说,最后都成了玄幻仙侠类型,接着便是上百万字。

    当然,我之前第一卷未尾的时候,有想过转型成为僵尸道长类型(以往的茅山术士),毕竟不会写成玄幻,不过当我写到僵尸的章节时,结果很多人说不好看,后来就干脆匆匆完卷。说一千道一万,还是因为写的不够如意,有违大家伙的期望,抱歉!

    在此,谢谢大家一路来的支持。

    说:

    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本书,也许我有什么时候有空还会心血来潮写一本真实经历走江湖类型的,但是现在还为时尚早。请大家关注我的QQ:317764513,若是开新书,空间动态会第一时间公布,谢谢每一位支持过我的朋友,包括后期离开的朋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