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我的男票是只鬼 > 第152章 无意揭晓
    

    对于重操旧业,胡丽摩拳擦掌,非常跃跃欲试。

    不过,她有点担心:“不会遭天谴吧?我都改邪归正了,再去勾魂夺魄,老天爷不会怪我出尔反尔吗?”

    叶煊给她吃定心丸:“放心吧,有我们罩着你,老天爷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

    “当真?”胡丽看看他们:“你们俩?”

    温馨嘿嘿笑夸:“是,我很乐意出一份力。”

    “你能行吗?”胡丽知道她的斤两。可能身世有异,但能力为零,能庇护她才好怪。

    “我这小辈子没有污点,做人又诚实,虽然并不德高也不望重,但真有五雷劫难,我想,凭着我良好的节操和品行,护你不成问题……吧?”

    胡丽多秀美的一只狐精呀,闻言,嘴角都不受控制的小抽了下:也太自恋自夸了吧?要不改名叫王婆好吗?

    叶煊差点暴笑,生生级憋住了。

    “好吧。”胡丽瞟一眼叶煊,很认真问:“只勾引一晚上,其实也没多少害处。”

    温馨好奇心重,捅捅胡丽,八卦问:“哎,胡丽,你会不会吃亏了?”

    “不会呀,虽然一个晚上,但我肯定不会白给他们睡,元精多少会吸取一点。”

    温馨面皮一热:这胡丽说的也太直白了吧?

    “你可悠着点,别出人命。”

    “知道了。”

    胡丽整整头发,笑吟吟:“其实我真没吃亏,论起来,这种修炼方式,我的道行提升最快。”

    叶煊提醒:“欲速则不达。”

    “是,主人。”胡丽赶紧收敛起喜色。

    有胡丽出马去缠着邹泽派过来监视温馨的人,后顾无忧。

    到了快十一点,慕歌就敲门唤:“温馨。”

    “来了。”

    温馨背着个双肩包,整装待发。

    “哎,席志豪,你来干什么?”赫然看到他出现,温馨很诧异。

    席志豪手里晃着一把车钥匙,无奈用眼角瞄一眼慕歌:“被人拉来当车夫的。你以为我愿意大晚上出去吹风?”

    温馨笑:“我看你很受用的嘛。”

    席志豪嘿嘿傻笑。

    慕歌吊起眼睛:“哟霍,原来你这么不情愿呀,那请回好了。”

    “别呀,我可是诚实守信正人君子一枚。两位美女,请吧。”席志豪嘻嘻笑做个请的手势。

    两女听他自吹自擂,同时做个捧心呕吐的动作,相当一致。

    席志豪也不怎么在意,抢先开道。

    走在后面的温馨悄扯慕歌:“你都跟他说了?”

    “说了。放心,他是自己人。”

    “哦。”温馨瞄一眼旁边,叶煊的鬼影明显比白天更清楚,可慕歌就是没看到。

    她这一刻才算真正相信,自己确实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席志豪混的并不如意,私家侦探社又长期处于没有订单的窘况。好在,虽然没有江磊的合同,荣氏集团的寻人计划还没有撤消,他还是领到一点补助的。

    他的车很破旧,不过好歹是四个轮子的,坐上两人是没问题。

    加大油门,小破车开出老城区。

    七拐八弯的,将近一个小时才找到齐林的家。

    小区半新不旧的,已是寂静无人。

    慕歌从后备箱端出杜鹃花,招手:“温馨,跟上。”

    “我,还是不要去了吧?”温馨有点不太想让刘姐知道她掺和了这件事。

    懂了她的意思,慕歌就没再勉强了。

    毕竟,一个公司的同事,抬头不见低头见。

    若是让刘姐知道温馨参与这件事,她做不到守口如瓶,无意中说出来,对温馨没好处。

    看着慕歌和席志豪上楼,温馨眼光四扫。

    叶煊竟然也在。

    “你怎么没跟上去?”

    “人家母子相见最后一面,我去凑什么热闹?”叶煊坐在车头望月轻叹。

    温馨以为戳到他旧痛了,不由小声:“你是不是也想起家人来了?”

    “嗯。”叶煊淡淡鼻应。

    “哦。”温馨欲言又止。

    叶煊暂时不能暴露出来,所以,请慕歌帮忙这话,还是不说的好。

    “我父母早年飞机失事过世很久了,除了爷爷还有个同胞弟弟。”叶煊忽然开口说起他的情况来了。

    温馨圆了圆眼睛:“那,你,见到令尊令堂了吗?”

    叶煊摇头:“哪有那么容易。也许,他们已经投胎去了。”

    “你弟弟,多大了?还小吗?”

    “不小了,二十四岁。标准的花花公子,还是无脑型的。”叶煊唇边惯有的讥笑又浮现了。

    温馨一呆:哪有这样说自己弟弟的?

    “我最担心的也是他。”叶煊自嘲一笑:“虽然,他被人利用害死我,不过,我却恨不起来。”

    “什么?”温馨听愣了。

    “我一直提防着身边的的狼子野心家,却没想到,最亲的人在背后捅刀子。不过,我真没法恨他。他变成现在这样,我也有责任,太惯他了,凡事太依着他,所以,他长了脑子却不会想事。经人一挑拨,就容易冲动上当。”

    “哦。这样的,照民间说法是败家子。”温馨小心的冠上一个帽子。

    叶煊闷笑一声,看她一眼:“没错。败家子,很精准。”

    “听你这么一说,你弟弟跟邹泽是同伙?”

    “算是吧。估计他也没真想害死我,只不过被当枪使了。”

    温馨一时无语。

    这种戏码通常是发生在豪门世家内斗吧?难不成……

    “叶煊,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叶煊盯着她:“你很想知道?”

    “你要有难言之隐,我迟点知道无所谓。若是保持神秘感,还是早点通个气比较好。”温馨斟酌了下语气用词。

    别人不愿说的隐私事,她也不好过分相逼。

    “再过几天吧!等我把所有事调派妥当,我全都告诉你,好吗?”叶煊语气出奇的平静平和,惹的温馨不住拿眼看他。

    若不是明确他是只死鬼,都想伸手去摸他额头:是不是发烧了?怎么举止语气这么怪异呢?

    “我知道自己长的帅,你也不用频频甩秋波吧?”叶煊开玩笑问她。

    “去!”温馨服了他的自恋劲头。

    叶煊带着笑意,捏她滑不留手的嫩嫩脸庞。

    温馨来不及拍开他的爪子,叶煊神情一正:“谁在附近?”

    “什么?”

    叶煊的视线停在家属路拐角那丛修剪过的树丛旁,路灯昏暗,映出一道修长的身影,缓缓步到明亮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s999.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