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80年代小夫妻日常 > 188.番外3
    最快更新80年代小夫妻日常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今天中午有四个菜, 一盘红烧肉, 一盘土豆丝, 一盘青菜,一碗鸡蛋汤。

    要说这菜丰富, 大家过节过年也能吃得上,但李桂花和红梅头一回吃苏醒做的菜,对他的好感立马上升三分!

    红烧肉肥而不腻, 咬起来那滋味真是叫人不舍得吞进肚子里去;那盘土豆切成极细的丝,加了一些细碎的香葱和剁成末的辣椒,放了醋, 吃起来酸中带着香辣,还十分爽口;青菜也与一般农家人做得不同,把肥肉煎出油, 肥肉有些焦黄, 放在青菜里炒,还放了蒜末, 与平时大家做的清炒青菜完全不同;再说那碗鸡蛋汤,汤看着很清澈, 金黄的鸡蛋像铺在汤上面似的。

    李桂花忍不住多吃两碗饭,就连害羞的红梅也就着菜多吃了一碗饭。

    李桂花边吃边问:“苏醒,你是不是跟哪过厨师学过, 我炒菜就是放油放盐, 把菜炒熟就行, 哪像你这样搭配着好吃又好看, 估计火候也要掌握好吧。可我瞧着村里人都和我那样炒菜,没你这样讲究过。”

    苏醒爽声笑着,“婶,我没学过,我自己瞎琢磨的,谁叫我好吃呢,而且我家主要由我掌勺。我爹妈一心忙着干农活,我那三个弟弟都要催着打着才下地,更指望不上他们做饭,我做得多了,就练出来了。其实……做得也就那样,是婶看得起我才夸好呢。”

    李桂花听得心里很舒服,越看越觉得苏醒不错,一个大小伙有耐心琢磨做菜,那不是百里挑一嘛。

    方卫华在旁瞧着心里挺欢喜,说:“大嫂,我这外甥真心不错,能干活能吃苦,还细心有耐心,脑子也灵活。外人说他这不好那不好的是不了解他,他虽然每年打架不少,但没打死人吧。打三个弟弟也是因为他三个弟弟确实比他懒些,他做大哥的时常管教管教也没啥,做大哥的就是要立威的。”

    方卫华这么一说,苏醒知道他舅舅是想拉拢他和红梅,脸不禁也红了起来。

    陈兰芝压根不想将这两人牵到一起,她怕大侄女吃亏。但她也不好在饭桌上说苏醒不好,只是催着说:“大嫂,吃菜吃菜,红梅,你也多吃点。”

    吃过饭后,苏醒就回家了,他家虽然离方家坝不远,只不过半小时的路,但他要赶回家干活。

    他爹这几天腰不好没下地,他妈和三个弟弟干活效率又不是很高,他不想把家里的活落下,因为他看着天色觉得过两天可能会下雨,而且是连绵细雨,一下就要下十几天的那种,他想在下雨之前把地里的活干完。

    李桂花硬拉着红梅不让她走,说什么都要住一晚。方家坝的人也积极,当天晚上就有两个小伙子来她家玩。

    说是来玩,其实就是来看红梅的,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两个小伙子没啥缺点,家境也比陈家好些。但不知为什么,李桂花怎么看着都觉得他们身上少了点什么,是少了血气还是过于瘦弱或是什么,李桂花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问女儿红梅,红梅只是摇头,她和她妈感觉一样,对那两个小伙子不感冒。

    李桂花问:“到底哪儿不好,你得说个究竟,咱们不能太挑,再拖你得二十了。”

    “二十就二十,二十不也年轻得很嘛。他们其中一个长得太瘦,气色也不好,恐怕身体不太好。另一个倒是长得壮实,但你看他那双眼贼溜溜的,还顺手把剩下的那点瓜子全抓去吃了,这品性能好吗?”

    李桂花想想也是,没再说什么。

    第二天,又有三个小伙子先后过来玩。有一个叫方爱民的小伙子看着还行,李桂花和红梅也都觉得马马虎虎,听说是个勤劳能干的,还老实巴交。

    这年头,就兴找老实巴交又能干活的。

    李桂花和红梅回家了,等着方爱民家里人挑好日子来提亲。

    再有人来问红梅的事,陈兰芝就回绝了,说有人与红梅互相看中了。

    方卫华跑去把这事告诉了他姐和外甥苏醒,苏醒苦笑,这结果他也猜得着,他这样的名声,陈红梅不敢嫁给他。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小到大稀里糊涂混着就混成这名声了,都说他坐过牢,可能还会打老婆,还会连累一家人?他不禁呵呵两声,他啥时候打过女人了?

    接下来果真下着连绵雨,苏醒也闷闷不乐了几天。

    因为雨一直没停,道路泥泞不好走,李桂花和红梅都看好的那位方爱民的爹妈说等天晴了再来提亲。

    方爱民等天晴等了十三天,正想去陈家村三队的陈家提亲,不料家里来了一伙人,计生站的。

    原来这位小伙子他妈怀孕三个月了,还想生下来,方爱民年十九,排行老二,家里兄弟姐妹已经有七个了,两个儿子,五个姑娘,再生的话就是老八了。

    家里交不起八百块的罚款,计生站的人就天天守在他们家,轮流值班,想逼方爱民他妈妈去流产。

    因为他家有儿有女,不缺丁,计生站以为这家好对付,催一催逼一逼,就会去医院打胎。

    但方爱民他妈说什么都不同意去医院,家里人都劝不动她,方爱民都下跪了,他妈恁是不同意,就是要生下来。

    计生站的人没办法,说不同意的话可得拆墙扒粮,方爱民他妈说拆吧扒吧。

    计生站的人说要捆猪,他妈的回答是,捆吧捆吧。

    计生站的人又说,拆墙扒粮捆猪后还是不能让她生。

    结果他妈跑了,不知躲哪儿去了。最后计生站的人只能拆了墙、扒了粮,还顺手捆了猪扛走了。

    还不只这些,家里值点钱的东西都扛走了,真正是一穷二白了。

    家里连粮食都要借,哪有钱买礼提亲定亲。方爱民他爹说等他去借钱,陈兰芝和方卫华直接替大哥大嫂回绝了这门亲事。

    本来就嫌他家人口多,没想到还要生,现在又穷得借粮吃。明知道儿子要娶亲他妈还这么不管不顾的,陈兰芝实在是生气。

    要不是方爱民礼貌懂事,陈兰芝见他爹说了那些,真想轰他们父子俩出门。

    方卫华来陈家说了这事,李桂花叹了口气,说:“幸好这雨下得久,要是订了婚再出这事,又要闹得人人笑话。”

    红梅本也没期望什么,听了这些也没有失望什么,照常收蛋挑去镇上。现在她也下地干活了,不管别人的闲言碎语。

    这事后来让方卫华的大姐和姐夫知道了,转而告诉了他们的儿子苏醒,苏醒听了后有些偷乐,感觉自己还是有机会的。

    李桂花本想在家守着陈兰芝,可她又怕田地的活比人家干得差,土没翻细翻匀直接影响播种的。

    但李桂花也不敢疏忽陈兰芝的事,她留着三个闺女在家。红梅和秀梅力气都挺大,毕竟上了几年工,练就出来了,腊梅负责洗衣做饭。

    家里商量好,红梅和秀梅要寸步不离守着陈兰芝,一旦有人来抓,红梅和秀梅就要使出浑身的劲,把陈兰芝扶到后山里躲着。

    算着日子,陈兰芝还有一个来月就生,也耽误不了红梅和秀梅下地干多少活。

    之前方家坝那边计划生育闹得紧,没想到田地一分,陈家村这边也开始严查了,幸好没查到三队的陈贵家来。

    其实隔壁邻居玉珍一家子知道陈兰芝躲在陈贵家,毕竟两家离得太近。

    玉珍有一次来找红梅玩,她像往常一样要进红梅的里屋,红梅却拐弯抹角拦着,硬是让她在堂屋玩。不小心又听见陈兰芝的咳嗽声,玉珍猜也猜着了,最近不少大肚子的人四处躲,闹得沸沸扬扬的。

    玉珍一家与红梅一家相处得还算凑合,没有为了十块钱去告发。

    就在陈兰芝快要生的前几天,方卫华偷偷带来一个接生婆,陈家就那么点地方,怎么藏得下这么多人,还不能让邻居们瞧见。

    陈兰芝和方卫华以及接生婆白天窝在厚帘子后面,夜里打地铺,方卫华都冻感冒了。

    接生婆等得发急,要加钱,说不加钱她就走。方卫华怕接生婆走,硬是答应加了十块钱!

    不加钱不行啊,接生婆要是去告发也能得十块赏钱的。方卫华身上没带这么多钱,说等回方家坝后再给接生婆,现在写了个欠条。

    幸好陈兰芝肚子争气,没拖太久,第四天晚上就生了一个闺女,如愿以偿。

    本来陈兰芝还想在这里坐月子,天还冷得很,她又刚生孩子不敢出门。但计生站的人这个月开始一户一户地搜查,谁家藏了人,就拆谁家的墙,扒谁家的粮!

    他们傻了眼,计生站的人还真干得出拆墙扒粮的事啊!

    可不,五队的一户人家本就住着破土屋,结果破得要塌的那边墙彻底倒塌了,家里就那么一百多斤的粮被扒得一粒不剩。

    陈兰芝不敢害大哥大嫂,让方卫华先回去把家里的粮食藏起来,然后再偷偷从后山寻路回家,可不能让人知道她一直藏在大哥家。

    陈兰芝狠下心来,反正孩子已经生了,计生站的人不至于敢把孩子掐死吧。家里的粮也藏好了,就摆那么二十斤在门角落里当样子,家里的土屋拆就拆吧,拆了以后用篱笆堵一堵。

    等年底卖了粮有了钱,再补墙就是,陈兰芝和方卫华这么一想也就宽了心。

    没承想,才回方家坝两天,计生站的人就来了。他们来先是好一阵子教育,然后要方卫华夫妻说出最近藏在哪家的,两口子当然不会说。

    那二十斤粮食肯定是要拿走的,还把家里搜了个遍,但没搜到藏的粮食,钱更是没找到一分。

    让陈兰芝和方卫华措手不及的是,他们把一堵墙敲个大窟隆不说,还要去牵牛!

    吓得方卫华跪着拦住,这头牛是五家共用的,又不是他一家的,他家没牛倒也罢,另外四家还不急得要勒死他啊。

    计生站的人想了想,放了牛,转身去猪栏,那里有头三十斤左右的猪。

    计生站五个人在猪栏里围捉,弄得满裤脚都是猪屎,但他们仍不减捉猪热情。

    最终小猪还是输给计生站的人了,被捆时那一声声嚎叫啊。

    猪嚎叫,陈兰芝也哭得稀里哗啦,方卫华养这头猪好几个月了,猪草都不知打了多少,还吃了好几斤糠。

    她心里不平衡,之前别人生五六个都行,现在分的田也多,怎么到她头上就来了政策,生的这个老三不但分不到田,还搭上一头猪和二十斤粮食,墙也敲出个大窟隆。

    *

    陈兰芝回方家坝后,红梅和秀梅就开始跟着爹妈一起下地干活,留腊梅一人在家。

    腊梅现在不仅要洗衣做饭收拾家,还要放牛,五户共一头牛,她每个月要放六天。

    两个弟弟一个读四年级一个读一年级,他们平时上学,周末一天半的时间得去山上砍柴。

    过了些天,李桂花赊了头猪仔回家,腊梅又多了事,打猪草。两个弟弟也算懂事,放学后写了作业也会帮着打猪草。

    这日子就这么忙忙乎乎地过,到了四月初一,左右邻居们传来消息,说饶兵娶了那个与他苟且的寡妇!

    他娶就娶呗,却给红梅带来困扰,她一出门干活,自然会遇到很多人。

    那些人有事没事在她面前说饶兵的事,还顺带问她难过不难过。

    这一天,红梅和爹妈、二妹去田里薅草,隔壁的田里有一对夫妻也在薅草。

    那位妇女笑着说:“红梅,你咋不去饶家湾骂那寡妇一顿,她抢了你男人呀!”

    红梅有些恼,“我犯得着吗,我没结婚哪来的男人,跟我有啥关系!”

    “哟,你这越恼肯定是对那寡妇和饶兵越有气,想来也是,你和饶兵订婚两年,怎么可能没动过心,现在是被他伤透了心吧?”

    吧什么吧,你个八婆还差不多,红梅气得想骂人。李桂花递了她一个眼神,是让她忍忍,越想堵人家的嘴就会惹更多人非议。

    红梅咬牙忍了。

    下午,去另一块田里薅草,邻田的那些人又拿红梅取乐。说什么那个寡妇长得还不赖不比红梅差,又说那个寡妇会做饭会收拾家,还会打扮。

    更有几个粗鲁男人说,寡妇床上功夫好,哪是黄花闺女比得了的。

    红梅一个大姑娘听了这些粗话,哪里受得了。

    其实她也知道,大家干活累,要是再没点谈资,就没干劲了。

    最近大家最爱议论的就是计划生育和陈红梅,他们没看到红梅还好,一旦看到她,根本就忍不住,不是拿她说笑就是拿她与那个寡妇比,有的则给她介绍不三不四不行靠谱的人。

    李桂花知道她受不住了,叫她在家歇一阵。

    红梅开始几天一直在家,和腊梅一起做饭洗衣服,干干家务。

    或许是下地出力气惯了,红梅在家呆几天有些腻歪。她看到玉珍这两个月下雨天和晚上就忙着做鞋,送到镇上一家店里卖,一个月也能挣三四块钱零花。

    她也想做,可是自己手艺不精,跟着玉珍学也学不好,只有干看的份。

    没办法,她天生对针线活不在行,不管怎么学,怎么细心做,做出来的都显得粗糙。

    在家呆着不好受,下地干活又总被那些人逮着笑话,自己到底该干点什么呢,她实在心烦。

    因为她这几天没出力气,又东想西想,心思过多,竟然失了眠,整晚都睡不好。

    刘大婶十分惋惜地说:“我年纪大了,平时也忙,否则我就开一个。我每隔五天就要回娘家一趟,我爹身体不好,没人照顾,我得去帮他洗洗衣服做做饭,收拾屋子,时不时还得买药送过去。儿子们见我收蛋都老说我,更不可能让我开店了,只是看着有钱不挣,心里痒痒,你要是开店,我还可以把我家这临街的屋子租给你呢。”

    红梅听了没啥感觉,不仅自己没这么多本钱,借也借不齐,而且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能做买卖。她觉得自己能出力气挣零花钱就很不错了,做生意她可不会。

    刘大婶又说:“这两年做买卖的人越来越多,肯定比农民从土里刨食挣得多。”

    红梅笑着说:“能开得了店的,谁家不是有家底的,我……我家不行。”

    刘大婶倒是有开店的资本,只不过有五十多岁了,年纪大了又没时间而已,她家底就好。她男人以前是吃公家饭的,现在有退休工资,儿女们都在县里有工作。只不过她爹快八十了还一个人住,怎么都不肯来女儿这里,说这样会丢他儿子的脸。

    红梅在想,必须有刘大婶这样的家底才能开得起店,等自己能凑齐七百块钱,还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她压根不必去想。

    刘大婶爱操心,又有副热心肠,她想了想,又说:“我去县里儿子家玩了几回,见不少人摆地摊或挑担沿街卖东西,这样本钱少,就一担子货。不过……你一个未嫁姑娘,怕是不好摆地摊或做个货郞,不像我这样的老娘们脸皮厚。瞧你长得又俊,在外碰到那些个混混就不好了。”

    刘大婶觉得自己有些嘴碎了,红梅没钱开店,也不适合走街串巷,她扯这么些干啥呢。

    红梅走在回家的路上,一直寻思着刘大婶的话,如果挑担卖卖小东西,还真是不错。

    但一想到来时在路上碰到两个混混抢鸡蛋,她赶紧打消了这个念头。

    *

    过了几天,陈兰芝生的小孩子满百天,李桂花带着红梅去探望。

    陈家村属于红枫镇,方家坝是云桥镇的。方家坝离陈家村有二十五六里路,得走三个小时。早上八点出发,到了方家坝已经十一点了。

    有些人家已经买上了自行车,出门骑着车摁着铃铛,可招人眼了。

    陈家这几年从来没攒齐过一百八十块钱,自行车是甭想了。就因为买不起自行车,李桂花没少挤兑陈贵。

    由于距离有点远,两家平时走动不多,也就一年三节往返送个礼。即便来送礼,也只是吃个午饭,再聊那么一两个小时,就得返程回家。

    有时候逢下雨或下雪天,过节送礼都免了。所以他们对小姑爹家里的各种亲戚不熟,也就没见过苏醒。

    红梅记得,每去一回小姑家,脚上都起水泡,饭也多吃一碗,来回五十里路呢,累得很,她和弟弟妹妹们都不太乐意去。

    以前到小姑家,要么她爹带着小军或小东,要么她妈带着她或二妹或三妹,从来没有全家去的。

    这回李桂花带着红梅去,其实是有目的的。方家坝这边人对红梅的事不太清楚,李桂花想让方家坝的人认认红梅,或许能相上一门好亲。

    她和红梅说了,这回在小姑家住一晚上,借口是来回五十里路太累,目的是想让方家坝更多的人知道红梅是个待嫁姑娘。

    李桂花觉得大家见了红梅肯定有事没事会四处传一传,陈兰芝也会帮着夸大侄女,指不定能说门好亲呢,不成也无妨,李桂花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

    陈兰芝感激哥嫂一家子收留她两个多月,这回见了不知多亲热,让方卫华赶紧去买好吃的来招待着,说的可都是暖心窝的话。

    李桂花拐弯抹角又把红梅的事说了,但绝不要那个“醒大个”。

    红梅红着脸不好意思听这些,就抱着小姑的宝贝闺女在门口玩。

    巧的是,迎面走来一个大高个,他见到红梅十分惊讶,“咦,怎么是你?”

    苏醒是来舅舅家看孩子的,手里还拎着鸡蛋呢。

    红梅见到他并不奇怪,因为上次她就知道他是“醒大个”苏醒了,只不过苏醒并不知道她是陈红梅。

    “你是我舅妈家的亲戚?以前我怎么没见过你?上次你说声谢谢就跑了,不会把我也当成混混了吧?”

    苏醒一连串地问,声音又大,李桂花和陈兰芝都出来了。

    红梅又抱着孩子进屋了,按理说,她本应该感谢苏醒,而不是不理不睬。可她确实害怕混混流氓,何况苏醒因为打架坐过牢的。

    在她意识里,本能地拒绝跟这种人走得太近,感觉走近了会很危险,如果自己哪句话没说好,说不定会惹人家发怒挥拳头呢。

    陈兰芝在外面问苏醒怎么回事,苏醒就把那天的事说了,还说红梅一个人挑鸡蛋去镇上不安全。

    陈兰芝一听,紧张地问:“你没把那两个混混打坏吧?”

    苏醒笑着说:“舅妈,你别以为我只会打架,我只不过一人踢一脚,他们啥事没有,跑得可快了。”

    一旁的李桂花恨恨地说:“敢欺负我家红梅,踢一脚哪够?”

    苏醒顿觉遇到理解他的人了,“是啊,婶,我也觉得太便宜他们了,这种人,就该往死里揍!”

    “对呀,不打折两条腿就算便宜的了,要不是遇到你,我家红梅岂不是吃大亏,她挣那点钱可不容易。”

    陈兰芝扯了扯李桂花袖子,小声道:“大嫂,你别教唆他打架呀,他最近好不容易收敛一些。”

    李桂花呵呵一笑,“那是那是,往死里揍确实不行,打折腿也……也不好,犯法的事咱们不能做。”心里却在想,只许别人抢劫,咋就不许咱打人了?

    苏醒笑着“哦”了一声,算是应下了。

    李桂花想到之前方卫华想给红梅和苏醒牵线,不免多看苏醒几眼,只见他额宽眼深鼻挺,脸宠棱角分明很周正,剃着平头,笑起来很爽朗,不像喜欢作恶的人。

    再看,他长得人高马大,干活肯定麻利。

    这人没毛病啊,红梅要是嫁给他……,不行不行,他可是坐过牢的,或许脾气也易怒,如果喜欢打老婆那就是害了闺女。

    苏醒也想起之前他爹妈希望他娶陈红梅,他年纪大了,陈红梅又遇那事。本以为没问题,可他舅舅方卫华传话说,陈家怕他以后坐大牢,一坐几年回不了家,更怕他打陈红梅。

    他怎么可能打女人呢?为了让人放心他以后不会坐牢,他最近收敛不少,至少不会把人打残。

    这时看到陈红梅妈妈李桂花打量着他,他立马机灵起来,甜着嘴说:“婶,我确实爱打架,但从来不打女人,只会保护女人。有些人欺凌弱小,偷摸拐骗,这种人本来就该打是不是?”

    李桂花觉得他说的挺在理啊,频频点头道:“是啊是啊,你挺明事理的嘛。”

    红梅在屋里把她妈和苏醒的对话都听了去,她红着耳根在想,她妈莫非真想把她嫁给苏醒吧,她可不要啊,她害怕。

    红梅九十斤,腊梅才十四岁,只有七十多斤,而秀梅足足有一百一十斤。她觉得自己并没有比姐姐或妹妹吃得多吃得好,可她就是爱长肉,这也是她的苦恼。

    但李桂花觉得三个女儿中数秀梅长得最有福相,非说胖些才好呢。

    红梅九十斤,纤细一些,个头可不低,可配上高大的苏醒,她确实显得单薄一些。方荷花那天给她盛那么多饭菜,就是觉得她太瘦了。

    红梅人瘦也怕冷一些,苏醒边骑边往后伸手摸摸红梅的手,感觉她右手冰得刺骨,就把她的手往他裤兜里放。

    红梅左手塞自己裤兜,右手抓着后座上的铁,铁格外的冰,她的手自然也冰。

    “我得扶着车。”红梅小声道,她用力抽着右手。

    苏醒却硬捂住她的手不放,还说:“你把另一只手也塞我裤兜,这样就稳当了。”

    红梅不肯,怕路人瞧见不好意思,苏福和小军骑在前面,她倒不是担心他们瞧见。

    小东戴了手套,坐在前面还手舞足蹈的,他不觉得冷。

    苏醒换成右手扶车,又把红梅左手放进他的左裤兜。苏醒非要这样,红梅只好依着他,这样确实暖和,就像双手搂着他似的,坐得也十分稳当。

    “红梅,等会儿路过红枫镇,我给你买一双手套吧,这冬天长着呢。”

    “我不用买,不方便干活,平时不干活时手放兜里就行。”

    苏醒没说话,但寻思着还是要买的,买双薄些的,可以戴着做事,一双手套花不了多少钱。

    路过红枫镇时,苏醒非要下来买手套,红梅拗不过,最后还是花了八毛钱买了一双薄款的浅紫色手套,样式倒挺好看的。

    “咦,那是照相馆吗?”苏醒远远就瞧见了。

    小东兴奋地喊起来,“我想照相,我想照相!”

    红梅过来偷偷伸手掐了小东一把,小东立马闭嘴。其实这个动作已经被眼尖的苏醒瞧见了,他看见村里有些人结婚都要照相的,而且放大了放进相框里,非常好看。

    苏醒看了看红梅,她穿着一身红色衣服,头发也梳得好看,而他自己也穿得不错,是红梅前几个月用收蛋攒的钱请裁缝给他做的新衣服,板直板直的。

    这样的打扮正适合照结婚照呢,苏醒一手拉着红梅一手拉着小东进照相馆了。

    “老板,照两张要多少钱?”

    店主抬头看了看他们,知道是刚结婚的,问:“是一寸的还是三寸的,或是五寸的?一寸的是五毛钱一张,三寸的两块五,五寸的要四块。”

    红梅吃惊,“太贵了!苏醒,咱们走吧。腊梅他们早骑到前面去了,我们别比他们晚太多。”她知道结婚照不可能是一寸,三寸的也小了些,不好相框,一般都是五寸。

    苏醒拿起红梅的手腕看手表上的时间,刚好十一点,但骑自行车到老丈家顶多三十分钟,照相来得及。

    可他之前想把身上的钱留着过年,如果给小东照个三寸照,他们俩照五寸,也得六块五毛钱,确实不便宜。他身上现在只有十一块两毛钱,如果再照相,就只剩四块七毛钱了。

    “要不先给小东照个三寸照,咱们俩的结婚照等过年后我领了工资再照。”

    红梅只好答应了,其实她知道苏醒想对她好,想对她家里的人都好,这些她心里都有数。

    嫁箱里压了六十块,这个钱苏醒和他家里人都不知道的,红梅寻思着,必要的时候她会拿一些出来家用的。其中三十块钱是她自己攒的,另外三十是爹妈给的。

    娘家虽然收了彩礼钱,也还添了钱置办了不少嫁妆,又给了这三十块钱,过年时家里也只剩四十块,既要买年货还要买来年的肥料。

    但苏家中秋节时送的礼多,一些不容易过期的东西都留着,所以过年就不需要买多少年货了。

    而苏家不仅把这十年来攒的钱花完了,还把今年的收入也花得差不多,一般人家,老大结婚都是大操大办的,苏家自然也这样。

    红梅和她爹妈心里都明白得很,所谓人心换人心嘛,陈家不但没有留下一分彩礼钱,都用来买嫁妆了,还添了不少钱。

    红梅知道苏家兄弟多,将来日子应该不会太好过,但她相信,只要勤劳肯干,不至于为吃穿发愁。

    小东换上店里的一身小军装,照了张三寸照,店主说半个月后再去拿。红梅嘱咐小东,半个月后让他哥小军或爹妈带他过来拿就行。

    苏醒赶紧骑上自行车,带他们俩回陈家村。到了陈贵家门,秀梅上前说:“你们不是一直跟在后头吗,怎么这么晚才来,再晚十几分钟就到十二点了!”

    红梅正要说话,小东跳到秀梅面前,高兴地又蹦又跳,“姐夫带我去照相馆照了相,是军装照,还给大姐买了手套呢。”

    这话让小军听见了,他羡慕地说:“要知道这样我就骑慢一点,咱们俩可以合照啊。”

    苏醒笑道:“别急,以后我也带去照,既照单人照,也给你们来个合影。”

    秀梅拉着红梅说:“姐,以后咱们三姐妹也来张合影怎么样?“

    “好啊,还可以带上咱们爹妈,他们还从来没有照过呢。”

    这时陈贵和李桂花从屋里出来了,陈贵还拿出一串鞭炮,女儿女婿回门要放鞭炮才觉得喜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xs999.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