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寒门巨擘 > 第三百三十五章 造化弄人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xs999.net
    汪直紧紧的瞅着李卫国看了半天:“这些都是胡总督要你和我说的?”

    估摸着胡宗宪跟自己说这些那得是脑袋被驴踢了!

    胡宗宪对自己百般拉拢,处处讨好,甚至不惜被自己拿着当枪使唤。

    胡宗宪能做到朝廷的直浙总督,自然是个聪明人,自己一直拿着他当枪使唤,他会不知?

    汪直断定,这些话定然不是胡宗宪要他说的。

    “不错,胡总督来时,并未跟在下说这些。”

    李卫国哈哈大笑道:“老船主是聪明人,自然能分辨的清。”

    “那他要你跟我说什么?”

    汪直觉得眼前这人有些不可思议。

    汪直对这个李卫国早就有所耳闻,早先陈大虾就跟汪直说过此人,说此人年纪虽小,但是不好对付,不知道使唤了什么法子,本来能入翰林院的这人竟然分来了浙江道担任御史。

    况且这人似乎对同自己的生意很热心。

    很难想象大明的官员竟然一-门心思的想着跟自己做生意!

    先前汪直以之为奇,认为这人似乎只是个贪图银两的贪官,不过自己最不缺的就是银子,而且这人还是正经八百的和自己做生意,汪直自然来者不拒。

    朝中有这么个人热情的同自己做生意,汪直自然是举双手双脚赞同的。

    可是今天,似乎汪直对李卫国的印象有所改观。

    这人若是贪图银两,就该紧着跟自己谈生意的事儿;这人若是胡宗宪的忠实部下,就该跟自己说道投降朝廷或是跟朝廷合作的事儿。

    可这人竟然一本正经的跟自己说起如何逼朝廷开放海禁!

    真是天下奇谈了。

    汪直静静的瞅着眼前的李卫国,这人的表现让他颇为意外。

    “胡大人来时曾跟本官交代,要我好好劝解徽王,劝徽王同朝廷合作,若是有条件,徽王可来浙-江,胡大人欢迎之至,自然愿意热情招待!”

    李卫国笑道。

    “奥?”汪直一笑,这话听着倒像那么回事儿。

    “那胡总督真的如此说?”汪直明知故问。

    朝廷这些当官儿的日思慕想的就是平荡江南的倭寇。

    而想要平荡当下的倭寇祸患,如今最主要的就是我汪直!

    胡宗宪当然是想着我能早早投诚朝廷了,这个汪直早就猜得到。

    不过你胡宗宪既然想着如此,那我汪直就偏偏不依!否则我汪直那不像是要饭的一样好打发了?

    “确实如此!”李卫国认真道:“胡总督要我对老船主好言安抚,要是能劝老船主去见一下胡总督是最好!还说要是能够如此,就给我再升几级的官儿呢!”

    李卫国调笑道。

    “哈哈哈……”汪直大笑:“前些日子胡宗宪那个随从夏正也是跟自己这么说的,可既然胡总督如此交代了,你又不为何照着说?”

    “因为在下认为,当下老船主还不宜去那浙-江。”李卫国着实道。

    “有何去不得?”汪直啐道:“天下之大,哪里是我汪直去不得的?”

    李卫国一脸严肃:“若是此时老船主踏入浙-江,怕是有去无回!”

    “笑话了!”汪直大怒,一拍桌子,闻听汪直一拍桌子,好些个侍卫这也冲了进来,对着李卫国虎视眈眈。

    十几个带刀武士虎背熊腰,一个个对着李卫国怒目相向,自然还是颇为吓人的!

    不过李卫国倒是全然不惧,仍旧方才那副样子,未见有何异样。

    “哼,我汪直纵横海上多年,连那嘉靖老儿说起我怕都是闻虎色变,你竟说我去不得浙-江?真是笑话了!

    试问当下大明,谁敢动我?那胡宗宪虽为直浙总督,总管江南六省,他敢杀了我?

    李卫国,不是我汪直吹牛皮,就算如今我不带片甲,站在那胡宗宪的面前,他也不敢杀我!

    若是杀了我,倭寇必反!两浙必乱!”

    汪直怒目而视道。

    有些事儿胡宗宪知道,李卫国作为后来人更是知道,汪直这个当事人自然也知道。

    如今汪直麾下的倭寇大多已经成了气候,这个时候若是汪直一死,麾下的倭寇群龙无首,他们除了拉帮结派的抢劫大明,还能做什么?

    后世就是因为王本固在中间插了一脚,所以汪直身死,两浙打乱十年!

    胡宗宪如今对这汪直好言相劝,也正是因为如此。

    汪直不傻,他更是看的出来,所以这话说的高声嘹亮,没一点颤音。

    他没觉得自己是在吹牛皮,实际上情况也正是如此。

    大明如今杀不了汪直,更不能杀汪直!

    “李卫国,你觉得我是在吹牛皮不成?”汪直一拂袖子。

    李卫国搓了搓鼻子,说道:“老船主所言不虚,不光你知道,我也知道,胡总督更是知道!

    要不为何胡总督劝我对老船主好言相劝?”

    “既然知道,你为何敢说徽王踏入两浙必死!?”身旁一个侍卫问道,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我之所以如此说,是因为大明很多并不知道这个道理!”李卫国严肃道:“在大明看来,大多人都只知道你汪直是个倭寇头子,朝廷必定会消灭你的!

    所以本官断定,只要你一踏入两浙,就会有老百姓嚷嚷着杀你;就会有御史上疏抓你!

    而到时,胡总督要是不抓你,就会背上一个通敌叛国的罪名!

    老船主,胡总督家大业大,麾下跟着他吃饭的官吏不在少数,你说他会因为你而奋不顾身?届时怕是胡总督也自身难保,只能上疏皇帝,也求着杀你!

    大明的圣上对你怕也早就是恨之入骨,届时你说皇上会不下旨杀你?”

    李卫国笑道:“我并非危言耸听,你若此时踏入两浙,必死。

    你死了,你平生最为企盼的通商互市也就夭折了!到时候老船主就不会死不瞑目?”

    李卫国苦口婆心:“老船主是做大事的人,风浪见得多,不畏死,可是人死总也得有意义。若是因为贸然去一趟两浙这就身死,未免有些不值,你说不是吗?”

    汪直瞪起眼睛,明显方才李卫国的话对他也是颇有触动。

    “所以胡总督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我立马就说我断定老船主不会去两浙!”

    汪直脑袋有点绕:“你竟劝我不要去两浙?”

    这到底是哪一出?

    按理说胡宗宪的使臣自然会好言相劝自己去两浙的,如今这咋还劝自己不要去了?

    他这么说道,要是被胡宗宪知道了,岂不是要办他?

    况且方才这小子说的倒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自己自信胡宗宪不敢杀自己,可大明恨我的人太多!我若真是大摇大摆的去了两浙,届时岂不是无数人盯着我?

    自己成了众矢之的,胡宗宪又岂能保住我?

    汪直有些颓然,挥手让侍卫们回避:“你看着真不像是朝廷当官儿的!说吧,你来我这松浦津,目的何在?”

    这人竟在自己面前拆起胡宗宪的台了,相信也不算是胡宗宪的人!

    而且这么久了,也未见胡宗宪派哪个官员来见自己。

    自己这里在大明的官员看来自然是龙潭虎穴,胡宗宪派此人来见自己,相信也有整治他的意思!

    哪里有让自己亲信如此刀山火海的?

    不过也好,既然如此,自己也更容易探的那明廷的口风。

    “老船主明鉴,我来这松浦津,跟你的目的一样。”

    李卫国说道。

    跟我的目的一样?

    汪直生平最大的理想就是明廷能够开放海禁,难不成……

    “你是说你也希望明廷能够开放海禁,同我通商互市?”汪直震惊道。

    汪直同胡宗宪的关系很奇怪,一方面汪直拿胡宗宪当枪使,一方面胡宗宪也对自己虚与委蛇,这么久了,明廷似乎没有开放海禁的迹象,只是在两浙稍稍的撕开了私市的口子。

    而且这私市,还多数是出自这个李卫国的手笔。

    “不错。”李卫国说道:“海上贸易有着巨大的利润,是富国强兵之道,可惜朝廷那群老不休们不懂,他们在这方面,见识比老船主差得远!

    由此我此行不惜艰难险阻,险些丧命!就是来跟老船主讨论这事儿。”

    李卫国笑着说道,眼神很诚挚。

    “通商互市是大势所趋,若是此时还是一味的闭关锁国,那么……故步自封的中国,迟早是要落败的!”

    李卫国正色道:“先前那些红毛子在我中国看来不过是一群蛮夷!可是今天呢?老船主常同那些人打交道,他们的火枪、火炮可曾比我大明的差了去?

    若是我大明还是一味的闭门造车,那他们会不会有哪天超越我大明?”

    汪直震惊了。

    想不到朝廷的官员竟然也有如此见地的!

    “说得好!”

    汪直一拍桌子:“你真是这么想?”

    李卫国点了点头。

    “想不到,想不到我汪直已过半生,砰一知己,竟还是明廷的人!造化弄人啊。”

    或许李卫国的出发点和汪直不同,但是殊途同归。

    他们心里想的,都是要这大明开放海禁!

    “哎呀呀……”汪直起身走了下来,抓起李卫国的肩膀,好生的打量起了李卫国:“你瞅着才这么点大,如何会有这般见识?”

    其实不说别人,就是汪直的养子,毛海峰都不太理解汪直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

    当今天下,能和自己想法如此一致的,怕只有眼前这个看似只有十四五的小孩儿!

    大明应当开放海禁!

    响亮的声音在汪直的脑海里一直回荡,久久不停停息,好似两颗心在一起激烈的碰撞。

    “这就是你此行的目的?”

    汪直仍旧有些难以置信。

    “不错。”李卫国再次确认:“我坚信若是大明能开放海禁,于你于我大明,都是一件功在千秋的绝好事情!”

    汪直点了点头,头一次,他似乎觉得眼前这个小孩子,好像比胡总督更有见识!

    试问当下大明,谁人不是视我汪直做洪水猛兽?哪里能有个跟我说个知心话,敞开心扉,且看法一致的?

    世人都说我汪直是海盗,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可是谁人又知道我汪直的苦衷?

    那年我帮朝廷消灭了陈思盼,可是朝廷给了我什么?

    迎接我汪直的,是俞大猷的兵马!

    朝廷背信弃义,老百姓对我也是咬牙切齿。

    汪直除了壮大自己,让他们更加害怕自己以外,几乎没有任何办法!

    否则还能怎么样呢?

    这个世界,弱肉强食,没有人会同情弱者。

    要想生存下去,依靠的,只能是实力!

    这么长时间了,自己连一个能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

    外人说我汪直杀人不眨眼,自己人说我城府深,高深莫测,又有几个能敞开心扉跟我说话的?

    偶尔有,他们也是劝我及早收手,切莫杀孽太多!

    呸!

    海盗就是一条不归路,除了壮大自己,自己还能有什么办法?

    自己没有退路,只能等着朝廷开放海禁,自己垄断倭国的市场,等到自己足够强大,那么自己就可以在倭国呼风唤雨。

    只有这样,才是我汪直的出路!

    “李兄弟,今日听你一席话,我汪直大受感动,来,今日我要设宴款待李兄弟,不醉不归!”

    汪直大喜,对李卫国的称呼也变成了李兄弟。

    这天汪直饮了许多酒,酩酊大醉。

    “卫国兄,我是徽州歙县人,若是你说的海禁这事儿能成,估摸着朝廷也会给我个名誉上的官儿当当,到时候你说咱回乡,算不算也是光宗耀祖了?

    虫儿飞,虫儿飞……”

    说着汪直竟还唱了几句:“这是小时候我家乡的童谣,不知道这会儿我的家乡如何了?会不会还会是原来的模样?依人且还在?”

    汪直醉醺醺道。

    酒散离场,汪直酩酊大醉,李卫国也喝得不少,两腿绕的都像麻花了。

    “徽王,你说这人说的可信?”

    李卫国走了,方才醉醺醺的汪直竟然一下这就恢复了清醒。

    “八成吧。”汪直心忖,若是此人十四五这就骗过自己,得是多么的少年老成?

    那双诚挚的眼睛似乎汪直都不信他是在骗自己!

    而且这人说的有理有利有节,估计这些话绝不会是胡宗宪教他的。

    而且这人一直很热心的在同自己做生意,还能是在骗自己?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