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久久小说网 > 生死追缉 > 第三十一章头一次见到一个男人这么不要脸
    《生死追缉》来源:https://www.xs999.net
    对于一个妻子来说,没什么比丈夫平安归来更好的消息了。可是谢萍萍内心全然没有这样的喜悦,取而代之的只有惊惧。她想起了之前那段恐怖的婚姻,看着身边打着山响般鼾声的丈夫,抚着身上因刚才反抗留下的伤痕,她的泪水浸湿了枕头。

    谢萍萍承认,她对于卞明成已经没有了感情,她不再爱他了。她的一颗芳心,早已许给了江凯。江凯有学识、有魄力,阳光英俊。相比之下,卞明成的粗俗已经让人无法忍耐了。

    “当时这些想法,你有没有对卞明成说过?”夏朗问道。

    谢萍萍沉默了许久,缓慢地说道:“一开始……我没有说。因为和卞明成做夫妻那么久,我早就知道他是什么脾气了。他会杀了江凯,杀了我,甚至是……杀了楠楠。”

    “卞明成真的会这样做?”常言道,虎毒不食子。无论是夏朗还是毕炜,两人都在揣摩谢萍萍的话有几分可信度。

    “他为了钱,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能杀死,没有什么人是他不敢杀的……”谢萍萍忽然说出了这样的话。

    毕夏二人不觉往前倾了倾身子:“你说什么?”谢萍萍随后说出了一件事情:

    进入2010年以后,日本经济频遭滑坡,一些中小企业遭受到了连续的冲击。卞明成的保健品公司也不例外,已经濒临破产的边缘了。那时候,卞明成每天都在绞尽脑汁要将公司扭亏为盈,但无论他用尽何种方法,最后总是功亏一篑。

    有一天,谢萍萍回家,看到他正坐在榻榻米上,桌子上铺满了保险公司的保单。卞明成手里还拿着一张,他一边抽烟,一边皱着眉头苦苦思索。手边的烟灰缸里,烟头已经堆成了一座小山。整间屋子都烟雾缭绕的。

    那时候尚在襁褓中的卞耀楠被呛得咳嗽,谢萍萍急忙拉开了推拉门散风,她埋怨道:“你少抽点儿吧,烟抽得再多,也解决不了公司的事情。”

    卞明成冷笑一声:“谁说我解决不了的?”

    “你又想到什么办法了?”谢萍萍只是应付性地问了一句。她以为又像以前那样,无非是从什么公司的客户目标调整、销售方式、优惠力度等方面下手。说句心里话,她那时已经做好了公司破产的准备。

    卞明成把手里那张保单拿给谢萍萍看:“你看看这个是什么?”

    谢萍萍接过去,只看了一眼便说道:“这不是保单吗?以前我给你上了意外保险。”

    卞明成笑了,他说道:“我的公司起死回生,就全看它了!”

    谢萍萍最初没有明白丈夫的用意,她想了一会儿,神情突变:“你……你要……骗保?”很快,她没有等卞明成给出肯定的答复便喊道:“你这是违法的,绝对不行!”

    卞明成站起来说道:“可是我没办法了,日本的环境你是知道的。万一公司倒闭了,我们只能流浪街头,公司、房子、车,这些全都是别人的了。我从小就苦过,无所谓的,可是你怎么办?楠楠怎么办?”

    谢萍萍周身颤抖着,她也知道丈夫说的是事实。日本的经济环境不容乐观,一旦倒下了,想要东山再起难上加难。一想到那些因为公司破产而沦落街头的人们的惨状,谢萍萍就变得惊慌了。

    “我刚刚算过了,如果我因为意外死了,保险公司这边可以赔偿我一千万人民币,有了这笔钱,我的公司就能起死回生,我们还可以过以前那样的生活。”

    “明成,事情还没有到那样的地步。你死了,我们孤儿寡母的怎么活?”

    卞明成听到这句话,才冷静下来,他没有再说话。

    正是因为八年前的这件事情,才让谢萍萍有了怀疑。她说道:“这件事情过了三年,也就是2013年。卞明成的公司更不景气了,他借了很多钱,债台高筑。每天都有债主上门讨债。我和孩子甚至不得不躲到了外面。那次我们决定回国,也有……也有躲债的意思……”

    难道卞明成为了骗保,设计杀害自己的亲弟弟吗?夏朗说道:“谢萍萍,这些不过是你的猜测,你有没有证据?”

    “有,我有证据的!”

    谢萍萍和女儿相依为命生活了五年,已经习惯了。面对家里的“不速之客”,她感觉到了内心的不适应。看着餐桌上粗鲁吃相的卞明成,她忍不住在脑海里把这个人和江凯做了比较。

    “我没了户口,也没身份证,是黑户了。”卞明成抱起碗来呼噜噜地喝了一口粥,吧唧着嘴说,“找个正儿八经的工作是不行了,以后得靠你了。”

    谢萍萍至今想起这句话都觉得恶心,她头一次见到一个男人这么不要脸,堂而皇之地找出吃软饭的借口。她犹豫地说道:“要不……要不我找找关系,看看能不能给你安排一个工作?”

    “呵呵,工作?算了吧。你知道我这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吗?我在工地上扛过水泥、给人搬过家、当过流浪汉,甚至还和几个小偷一起偷过东西……我在日本成立公司的时候,我发过誓,我绝对不会再穷,我一定要让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来跪着求我!”

    卞明成越说情绪越激动。谢萍萍劝他:“可是人总要工作的,楠楠还这么小,她每年的开支也不少,你应该去找一份工作的。”

    卞明成突然把粥碗摔在了地上,恶狠狠地说道:“谢萍萍,你他妈这是过河拆桥!一千多万的赔偿金,你们拿着吃香的喝辣的,还有我的公司,也被你卖了!你知道我这么多年是怎么活下来的吗?我早就知道,你在离火市开了七家店。我养了你那么多年,还帮你加入了日本国籍。现在,也该轮到你养我了吧?要知道,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那都应该是我的!”说完,他狠狠地扇了谢萍萍一巴掌。

    谢萍萍再也忍受不了了。有一天晚上,她像是例行公事一般应付着卞明成发泄完了兽欲。卞明成起身拿香烟的时候,看到了她的钱包。他打开来,想从里面拿一些钱,却看到了一枚钻戒。那是江凯送给谢萍萍的。

    她终于找了一个机会,对卞明成摊牌了。

    卞明成听到后,阴恻恻地笑道:“想结婚?你他妈趁早断了这个念想。我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敢杀,更甭说这个野男人了。谢萍萍,老子实话告诉你。你是我卞明成的女人,别说我没死,就算是我真的死了,你也别想嫁人!”他一脚踹过来,将自己的妻子从床上踢到了地下。

    那一次,谢萍萍被卞明成打得内出血,住了三天院才好了。

    “也就是因为这样,你才对江凯提出了分手,是吗?”

    谢萍萍无力地点点头:“我知道,卞明成的话都是真的。他这个人心狠手辣,当初在日本创业的时候,为了挤走自己的竞争对手,和当地的黑社会合作,半夜往那户人家屋里扔蛇、扔蝎子。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担心他真的会对江凯不利,这才提出了分手。”

    “接着说吧,卞明成是怎么要挟你的?”毕炜突然问道。

    “他……他没有要挟我啊?”

    “据我们警方掌握的情况,从今年年初开始,也就是卞明成出现后。你先后变卖了五家美容院。第六家店也因为转让的事情要打官司。蓝雅美容院的生意一直不错,如果不是遇到了什么事情,你不会这么做的。”毕炜信心十足地说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